老闆說了算,我如何當責?

發表於 分類為「企業專欄, 康士藤獨家

撰文◎康士藤管理顧問公司副總經理 林行宜

何謂當責?為「最終成果」負「完全責任」,就是當責。

課程中,學員問了一個關於「當責」的問題:「如果部屬與主管對於策略方向或構想有歧異,而最終,主管裁決不採行部屬的方案,部屬如何為這個自己原本不贊同的方案負完全責任,展現當責?」

人們的意見或看法不一致,是稀鬆平常的事。若主管與部屬的意見相左,經過充分溝通與辯證後,可能出現三種情境。第一種,是主管說服了部屬,最終採行主管的方案。第二種,是部屬說服了主管,則依循部屬的構想。第三種,則是雙方都沒有被對方說服,此時,該依誰的方案進行呢?

在組織權責上,單位主管得對單位的績效產出,負完全的責任。因此,若單位主管與部屬的想法不一致,原則上,得依據主管的意思,進行後續的行動。除非,主管在考量風險後,覺得在可控風險範圍內,同意讓部屬試上一試,部屬才得以採用自己方案。

在「我不贊同,如何當責」的議題上,部屬主張是:若照我的方式、依我的主意,我才能負全責。此論述,建基在一個可能假設上,那就是,一切都得依我的想法、在我能掌控與運籌帷幄的條件下,才能要求我當責,也就是才願意為「最終成果」負「完全責任」。

然而,事實上,在任務執行的前、中、後,有太多的不可控因素。政經環境不可控、市場不可控、顧客不可控、同儕不可控,連轄下的部屬,也不乏「自走砲」類型的難控咖。要想全控,可能得具備「神人」級的法力吧!

因此,「我不贊同,如何當責」的主張,隱含著一個無限大的藉口,作為未來萬一失敗的鋪墊及出口。因為政經環境、市場、顧客、同儕、部屬的狀況非我所想、非我所訂、非我所願,所以非我之責。

其實,「當責」是一種態度。展現出的行為,是無論內外環境變因如何,都能以繳出「最終結果」的目標,努力拚戰到最後一分鐘。即使,最終功敗垂成,此種「當責」的行為,都值得在績效考核時,大書特書且獲得肯定。

此外,當責行為,除了「個人當責」之外,還須做到「團隊當責」。亦即,當發現團隊問題時,能直言不諱。在會議中,需勇於表達自己不同的意見或看法。當充分表達想法後,仍未能說服他人或主管,此時,得將團隊決議或主管決策視為共識,為達成共同目標全力以赴,這也是當責行為的一環。

有些部屬在與主管爭執不下時,會豪氣干雲地說道:「若有問題,我負全責!」這看似具備膽識氣魄的話語,內心躊躇著的想法,可能是:「大不了,我離職以示負責。」

問題是,離職就代表負全責嗎?殊不知,若真要負全責,萬一方案失敗,公司所負擔的成本,包含採行此方案所投入的全數金錢、人力、時間、機會成本等諸多費用。說大話的同時,是否臨事真願意掏出全數家當,搏上一搏?或只是逞一時口舌之快?

或許,有一天,等部屬當上了單位主管,面對繳出單位最終成果的完全責任,「若有問題,我負全責!」這句話,就適用了。

作者介紹

康士藤管理顧問公司副總經理  林行宜

耕耘人力資源領域近二十年,協助企業建立人力資源體制、發展人才培育機制,擅長融合多元教材工具,客製符合企業需求之培訓模型,並轉化為學員容易吸收及應用的素材,提升學習效率及效益。此外,基於多年在選才、育才、用才、留才的諮商與輔導經驗,能依據主題引導及舉例,搭配兼具幽默與溫暖的授課風格,營造愉悅互動的學習氛圍,讓學員深刻感受具生命力的教學體驗,激發正向與持續的學習動能。擔任《經濟日報》「主管經」專欄作家,著有暢銷書《賈伯斯來應徵,你敢用嗎?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