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責,以主宰者的思維看待工作

發表於 分類為「企業專欄, 康士藤獨家

撰文◎康士藤管理顧問公司副總經理 林行宜

前往授課路上,遇到一位三十餘歲,很有想法的計程車司機。

他說:做吃的不怕客人吃,生意才會好。跑車的不讓車停滯,效益才會高。

為了設法讓輪胎持續滾動下去,創造最大的收益。他從不在定點排班,因為看報紙、聊聊天、被動地等客戶的狀態下,輪胎是不動的,也代表那段期間不會有收入。

他先設定每天至少賺三千元的每日目標,然後分為上午、下午和晚上三個時段,各階段性目標各為一千元。

接著,他選擇主動出擊,為了達到階段目標,依據不同時段,訂定不同的載客策略及方法。

例如,早上上班尖峰時段車多、上班族多,所以主打捷運地鐵站短程接送,增加載客週轉率。尖峰時段將過之前,便留意長程預約單。而長程單多來自平日耕耘經營的預約客群。

他說:他是具狼性工作觀的司機。在接送目前的客人時,已在進行下一單,甚至是下下單的規劃及思考。

他總結道:他年輕,他動腦,他靈活。所以,這是他的致勝關鍵。

我的反思:他是以主宰者的思維看待自己的工作,非繳出好的成果不行,也因此,積極設定目標、找出方法、做出成果。而這,就是當責心態。

反觀許多主管,在面對高挑戰的目標、不易管理的部屬時,卻是以「被主宰者」的心態,看待問題及難關。

「大環境景氣下滑,我無可奈何。」、「政府政策變動,我無能為力。」、「上級領導策略方向不清,我靜待指示。」、「部屬認錢不認人,我無力驅動。」、「新世代部屬態度素質太差,一代不如一代。」上述這些,都是抱持「被主宰者」或「被害者」心態的主管,所發出的怨言。

《當責,從停止抱怨開始(The Oz Principle)》一書中提及「被害者循環」。不管是從一開始的「忽視或否認」問題,到後續的「那不是我的工作」、「怪罪他人」、「告訴我怎麼辦」、「欲蓋彌彰」,以及最後鴕鳥心態的「等待觀望」。

總結,就是一種「撇清責任」的心態。不是我不行、不是我不想法子解決,只不過,形勢比人強,我也是個受害者,所以,造成的錯誤與損失,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。

從人性的角度,為了避免因失敗導致自身價值受貶抑的沮喪感,人難免陷入「被害者循環」。然而,主管必須有所自覺,「被害者心態」,對問題解決與績效提升,一點幫助也沒有。

主管被組織賦予的任務,就是必須達成任務目標。因此,得在覺察自己陷入「被害者循環」時,及時轉念。

所謂轉念,就是得將焦點由「被主宰者」的不可控因素思維,轉換至「主宰者」的可控因素思維,聚焦於「可控因素」。再朝向當責步驟:正視現實(See It)、承擔責任(Own It)、解決問題(Solve It)、著手完成(Do It),方有機會解決問題及達成目標。

如同本文一開始所介紹的計程車司機,面對景氣、市場、客戶,他並不是一邊坐等客戶,一邊抱怨景氣下滑、市場競爭、客戶難搞。相反地,他是以一種主宰者的當責思維,面對景氣、市場及客戶。從中找出可控因素,然後積極對應。

人們常說的「狼性」文化,與其說,它是一種侵略性、好戰性的行為特質。不如說,它是一種面對議題與難關時,能夠正向面對、找出利基,率領團隊在逆境中翻騰而起的「當責」作為。

領導者,你還在抱怨嗎?
該是時候,整裝出發,主宰戰局了!

作者介紹

康士藤管理顧問公司副總經理  林行宜

耕耘人力資源領域近二十年,協助企業建立人力資源體制、發展人才培育機制,擅長融合多元教材工具,客製符合企業需求之培訓模型,並轉化為學員容易吸收及應用的素材,提升學習效率及效益。此外,基於多年在選才、育才、用才、留才的諮商與輔導經驗,能依據主題引導及舉例,搭配兼具幽默與溫暖的授課風格,營造愉悅互動的學習氛圍,讓學員深刻感受具生命力的教學體驗,激發正向與持續的學習動能。擔任《經濟日報》「主管經」專欄作家,著有暢銷書《賈伯斯來應徵,你敢用嗎?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