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雄才,逐霸才!過於自我中心的人,能力再強也未必適任主管

撰文◎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副教授/林文政

「霸才」是本位主義的,為個人或所領導的小單位打算,而不顧組織整體利益;「雄才」對公司的貢獻,總是大於他們的自利行為。企業為了長遠發展和人才蓄積,應捍衛雄才,驅逐霸才。

一家公司經由「人才九宮格」(參見下圖)選出20多位中高階菁英主管,在近一年的關鍵人才發展計畫中,人力資源部主管和我個人密切觀察這些人的表現。

圖說明

主管適任與否的判準:公司擺第一,還是自己優先?

經過這一年的觀察,幾乎所有菁英主管都有一些共通的特性:頭腦一流、霸氣十足、堅決果斷、企圖心強等,當然也都有傲人的績效表現;然而,我認為不適任和適任主管之間一個最根本的差異,就是他們是「以自我為中心」或「以公司為中心」?

「以自我為中心」的主管屬於不適任的主管,經常把自我利益放在公司利益之前。前述公司裡,有幾位事業部主管便以個人有戰功而霸道專斷,凡事要求別人配合,或者自恃部門的重要性而排擠、甚至損害其他部門利益。這些人中也有恃強凌弱者,對於表現不如自己的人不留餘地,常會顯現傲慢放縱的語氣或眼神;還有恃才傲物者,三不五時會利用機會修理有才幹的部屬。我稱這類主管為「霸才」。

和以自我為中心的主管一樣,「以公司為中心」的主管也是才華特出,偶爾也會優先考慮個人利益,但是他們對公司的貢獻總還是大於他們的自利行為,因此不會影響大局。他們有時候會讓人感覺咄咄逼人、不易親近,但是霸氣而不霸道,果斷而不專斷,傲氣而不傲慢,對於自利的行為有比較大的自制和反省力,一旦有人暗示或提點時,他們會勇於承認和修正。我稱這類主管為「雄才」。

本位主義強的霸才,對組織弊大於利

蜀漢的李嚴才能卓越,劉備臨終時,把後主劉禪託付給他和諸葛亮共同輔佐。有一回,魏國曹真來犯,諸葛亮準備遣軍偷襲魏國的一支部隊,同時為了加強漢中的防備力量,要求李嚴率兩萬人馬趕赴漢中。李嚴不滿被調離江州,便私下假造司馬懿想以高位招降的傳言,諸葛亮只得晉升他為驃騎將軍,以及他兒子為江州都督,讓他兒子留守江州的地盤,李嚴這才願意接受命令領軍進駐漢中。

隔年,諸葛亮出祁山北伐,任命李嚴負責糧草運送。當時正值陰雨綿綿,道路泥濘,無法及時運送糧草支援前線,李嚴擔心受罰,便假傳聖旨,要諸葛亮撤軍。

等諸葛亮回朝,他又故作震驚地說「軍糧充足,何以撤兵」,不但想藉此推諉後勤運送不力的責任、凸顯諸葛亮的怯戰,甚至上奏說諸葛亮是「偽裝撤退,誘敵深入後,再準備和敵軍作戰」。逼得諸葛亮公布以前雙方往來的書信和公文,才讓李嚴認罪,最後被貶為平民。

蜀漢的魏延是另一個鮮明的例子。魏延極具才華,武藝高強,有勇有謀,也能吃苦耐勞,在六出岐山之前,地位幾乎已僅次於諸葛亮。只是,他很狂妄,擅權專斷,令許多人不服。

諸葛亮死後,魏延的態度更加狂妄。諸葛亮在六出岐山時病死,費禕到魏延帳中交代諸葛亮遺命,要他領軍斷後,以防司馬懿的追兵。魏延問費禕,「現在由誰代理丞相位置?」費禕說,「丞相將國政大事交給楊儀,用兵大事交給姜維。」魏延回說,「雖然丞相已過世,但還有我在呀!楊儀不過是區區『長史』(諸葛亮的幕僚長),如何能擔此重任?他只適合主持丞相移靈安葬的事宜,就讓我引軍直接攻打司馬懿便罷,豈可因丞相一人而誤了國家大事?」

由於不滿諸葛亮接班的安排,魏延與楊儀決裂,最後被楊儀、馬岱等人配合諸葛亮生前遺下的錦囊妙計給斬殺。

公司利益優先的雄才,要重用和捍衛

從現代人力資源管理角度來看,霸才型的李嚴與魏延在蜀國都是一時之選,功勳彪炳,可被視為組織中的關鍵人才。不過,但從蜀國的發展和存續來看,他們對國家造成的傷害,恐怕遠大於他們的貢獻。

換言之,霸才是本位主義的,他們為個人或所領導的小單位打算,而不顧組織整體利益,這樣的人才是組織需要的嗎?而且要注意的是,霸才往往是從雄才演變而來,如同魏延,他在《三國演義》登場時的形象十分正面,直到他認為唯有自己才能改變世界時,就變得目空一切,失去理智與寬容,決策時也因為常有盲點,而容易犯下重大錯誤。

因此,公司在執行菁英人才管理時,應該要更細緻區分為雄才與霸才,而且為了長遠發展和人才蓄積,更要防止雄才變成霸才,甚至捍衛雄才,驅逐霸才。

 

(※本文章作者:林文政 / 國立中央大學人資所副教授。本文章經巨思文化授權,轉載自經理人)

 

作者介紹

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副教授/林文政

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副教授/林文政

現任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副教授兼EMBA執行長。曾任美國密西根州立大學勞資關係與人力資源管理博士 、國立中央大學人力資源管理研究所所長、中華人力資源管理協會副理事長、中華人力資源發展學會理事、桃園縣勞資爭議仲裁委員、行政院勞工委員會勞動基準委員。專長領域為國際人力資源管理、薪資管理、訓練發展、團隊建立與領導統御及人才管理。

相關著作:《當主管要知道的第一件事》